延續上集,本週科技職涯邀請到即將離開 Mozilla 台北辦公室的使用者研究員 Ricky、產品經理 Morpheus 和 Mark。今年八月,Mozilla 裁撤了多達 250 名員工,其中也包含關閉台北辦公室。在離開之前,Ricky、Morpheus 和 Mark 對 Mozilla 還有什麼話想說呢?來聽聽他們的心聲吧!

Mozilla

旗下最知名的產品是 Firefox,為主打開源(open-source)和社群的免費瀏覽器,在工程界深受喜愛。Mozilla 的產品忠於 people before profit 的理念,非常注重使用者的隱私權,公司文化上也致力於維護員工在性別和種族方面的多元性,可說是科技向善性的先驅者。

上集前情提要:  Mozilla 新興市場產品經驗談:台北辦公室五年回顧

  

本集 podcast 精華摘要

1. 新興市場使用者也懂資安嗎?

接續上集針對 Mozilla 的隱私權信條的討論,身為使用者研究員的 Ricky 也提到,網路隱私權在歐美地區相對更普及甚至激進,而東南亞市場對隱私的認知較為薄弱。不過,雖然他們不太了解隱私權的概念,但也會表現出在意自己隱私的使用行為。

團隊在緬甸家訪時,發現使用者的手機介面上有許多沒看過的特殊 icon,例如臉書 app 的外觀並非臉書原始的 logo,反而是星座符號。

為什麼有這樣的使用習慣呢?與其說是單純視覺和美觀上的享受,團隊發現當地人經常會有和家人朋友共用手機的情境,而替換 icon 就是以一個迂迴的方式保護自己的隱私,隱藏某些相對私人的 app,避免社群帳號被別人冒用。

透過這個觀察,團隊發現,東南亞市場的使用者並非不在乎隱私,而是用另一種與我們不同的方式在保護自己。Ricky 表示,這個發現無論是帶到台北,甚至分享給美國的研究團隊,都是很有趣、很有價值的使用者 insight。


2. 客製化且在地化的使用體驗

Mozilla at 2020 Summer Tech. Career Fair

Mozilla 使用者除了重視隱私,也很在乎功能是否可以客製化。

Mark 指出,像 Firefox 本身的設定就非常客製化,提供給較進階的使用者。因此,每次提出一個新的產品或功能,團隊都會進而思考,如何幫助用戶客製化的調整自己的使用方式?

至於在地化,當時在設計 Firefox LITE 時,團隊發現台灣所習慣的「小豬撲滿」,在印尼等回教國家是不妥當的設計,因為豬在伊斯蘭文化裡是不潔的象徵。因此,產品團隊就必須根據當地的風俗民情,做出在地化的調整,讓不同地區看到不同的內容和設計。

3. 誤打誤撞加入 Mozilla ,滿懷「道德感」的離開

提到當初加入 Mozilla 的動機,Ricky 表示,當時認為拓展東南亞市場極富挑戰性,再加上維護用戶隱私權的理念,會是很有趣的一件任務。即使當時 Mozilla 台北辦公室剛經歷了一波裁員,Ricky 依然秉持著一股對進軍新興市場的熱忱,義無反顧的跳上了 Mozilla 的大船。

相較於 Ricky 的熱血,Morpheus 當初則是誤打誤撞,受了前主管的邀請就加入了 Mozilla。待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人在做一些我們原本不在乎、甚至不知道的事情

Morpheus 笑說,同事們也都逐漸耳濡目染,成為了「道德小警察」,對社會議題和人權價值的意識大大提升,對產品的隱性歧視也更為敏感,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開始實踐更多「政治正確」的行為。

至於 Mark,則是剛從美國回台灣時,一心想尋找當時台灣還不普遍的「互動設計師」職缺,恰好碰上了 Mozilla 剛經歷大挖角事件後的缺人時期。就如同 Morpheus 的經歷,Mark 也才慢慢發現,網路上確實有很多問題存在,也開始更加重視 Mozilla 監督、並提出解方的角色和使命。

Mark 個人的職涯故事 :  從電機系到設計系:Mozilla 產品設計師的轉職故事

受到 Mozilla 的文化潛移默化,三人對隱私權的敏感度大大提升,平常在挑選科技產品時也會遵循 Mozilla 的科技產品選購方針,特別注意隱私和資安問題。

4. 對 Mozilla 的愛與羈絆:創新開放、多元性、團隊能量

由左至右:Morpheus, Staff Product Manager; Ricky, Staff UX Researcher; Mark, Senior Product Manager

雖然台北辦公室在五年之中不斷轉型,但公司一直都很重視員工的福利和發展,在轉型的同時也經歷了很多不同的定位、產品、甚至是團隊夥伴,經驗成長的速度和幅度不亞於其他公司。Morpheus 指出,公司和主管給他們的彈性很大,有許多創新的空間可以發揮,例如各種設計思考、參與式設計、與大專院校合作等等,開放的心態讓團隊可以去嘗試許多不同的事

除此之外,Mozilla 對多元性的追求也讓團隊增廣了見識,例如 Morpheus 曾和一位視障工程師合作,試圖去理解視障者使用瀏覽器的方式和工具,以優化產品的可用性。

我們乍看之下一直在同一間公司,但我們一直在做不同的事情,其實就像在不同的公司跳來跳去。公司會不斷逼迫你跳出舒適圈,所以能累積非常多元的經驗。

Ricky 則指出,一個公司裡面,最難得的並非制度或體系,而是裡面的「人」是如何不斷地創造出新的東西。而 Mozilla Taipei 團隊的能量和凝聚力就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中午大家吃飯時,公司都吵得像菜市場一樣,每天都在討論新的發現和新的學習收穫。這個動力不是每個公司裡都有的。」再加上跨國的研究合作機會,讓 Ricky 更加珍惜在 Mozilla Taipei 的時光。

5. 零到一 v.s. 一到一百:Mozilla 的經驗帶得走嗎?

在 Mozilla Taipei 的經驗如此多元,未來該如何移轉到下一份工作呢?

Ricky

身為使用者研究員的 Ricky 坦言,「從 0 到 1 」的新市場開發經驗確實不見得能套用到其他既有產品或既有公司,畢竟他們有時會更需要「從 1 到 100」的拓展能力。Ricky 指出,除了開發新產品,協助既有產品從 1 到 100 同樣是使用者研究員必備的專業能力之一,而這也是他目前會持續琢磨的方向。

Morpheus 則笑說,既然都能在 Mozilla 的重重信條和道德約束中找到做出產品的方法,無論是從 0 到 1 還是從 1 到100,其實都是同一套邏輯和思維,可以應用到許多不同的層面。

Mark 補充,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在換工作時,其實需要花最多的時間在累積 domain knowledge,而經過了 Mozilla Taipei 不斷的鍛鍊,他們現在已經很習慣快速適應新的題目和團隊,在不同公司裡想必都能發揮自如。

雖然下了裁員的決定,Mozilla 也努力幫助這些前夥伴,創立了幫助員工找到下一份工作的 Talent directory。台北辦公室多年的革命情感,也促使團隊在被裁員後依然互相鼓勵、互相協助,將有用的求職資訊和資源互相分享給夥伴。

延伸閱讀:  差點從柏克萊休學卻翻轉人生?Netflix 產品設計師的非典型職涯冒險!(上)

言談之間,可以深刻感受到 Ricky、Morpheus 和 Mark 對 Mozilla 真實的認同和羈絆,即使離開了 Mozilla, 科技道德和人權理念也已經內化在心中,未來也會將這些價值帶到更多地方,開啟更多正面影響力。

想聽更多領悟和心得感想?歡迎至 podcast 平台收聽完整節目:

更多人才的精彩分享,敬請鎖定 CakeResume 的《科技職涯》Podcast!

《科技職涯》是由 CakeResume 創立的 Podcast 廣播節目,專門邀請在科技、數位和新創領域的工作者來分享職涯趣事及觀點,每週三固定更新,目前可以在 SoundOnSpotify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上收聽,歡迎追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