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在人生中體驗的每一次轉變都讓我們在生命中走得更遠,那麼,我們就真正的體驗到了生命想讓我們體驗的東西。」—《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2012)

你正在扮演什麼角色?我們一定是某兩個人的小孩,可能是誰的兄弟姐妹、誰的父母、誰的伴侶,也可能是某些人的朋友、學生、師長、員工,甚至是老闆。有些角色與生俱來,有些角色是社會所賦予,而有些角色是我們主動去追求的。

第二季第 7 集的《科技職涯》Podcast 邀請到了 SELF Group 的創辦人徐嘉凱 Jack,我們將深入了解他勇於創造的各個角色,只為了一圓最初那位 10 歲小男孩的導演夢。

Podcast 各節摘要

01:45  關於《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為什麼會選擇職場作為 Podcast 主題?  
05:55  有沒有哪些事「真的不能讓老闆知道」?
10:50   該如何跟朋友一起工作?
13:40   有沒有曾經發現同事一直瞞著你某件事?如何應對?
17:45   作為老闆,如何排解突發狀況所帶來的情緒?
20:00  創業中的艱辛是如何勇敢撐過去的?
22:15   Jack 怎麼選擇大起大落 vs. 平淡安全的人生?
28:20  用一個簡單的比喻來形容創業追夢的心情
34:45  SELF Group 現階段的挑戰
38:10   2018 年許下的願望實現了嗎?
40:50  請 Jack 跟我們分享接下來的規劃

本集 Podcast 將著重於 Jack 作為老闆以及創業者的角色,我們另外也請 Jack 分享了他身為導演以及一位企業家的願景,更多精彩的內容都在文章中👇🏻

本文大綱

1. 導演:Jack 如何成為導演?
2. 創業家:Jack 的創業起點
3. 老闆:Jack 是位怎樣的老闆?
4. 改革者:Jack 的遠大目標
5. Jack SELF:Who is Jack?

(溫馨提醒 💡 文章中與 Jack 執導的電影《聖人大盜》有關的內容皆無劇透,請安心閱讀!)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嘉凱是如何成為導演的?

2001 年,李安導演執導的電影《臥虎藏龍》躍上了奧斯卡金像獎的舞台,獲得了十項提名,並且成為首部得到最佳外語片的華語電影。同時,在一萬多公里以外,橫跨太平洋的另一端,有個小男孩的眼睛正在發光,他是 Jack 徐嘉凱。

嘉凱從小就發現自己是個享受舞台的人,他喜歡說故事、喜歡表演,也曾經崇拜過相聲瓦舍的演員。然而,李安導演站上奧斯卡舞台的那個瞬間,帶給他全新的震撼與歡騰。

「當一個說故事的人可以把自己變成故事的時候,是一個再夢幻不過的職業。」

導演是個神奇的角色,他不是出現在鏡頭前的明星,卻也不是幕後的無名英雄。一部作品除了主演,導演是誰也常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有名的導演甚至還比演員更受矚目。「導演是一個浪漫的職業。」在訪談中,Jack 不只一次說道,這個角色的豐富層次深深吸引了他。

李安不僅點燃了嘉凱的導演夢,也讓他將前進奧斯卡作為自己導演生涯的目標。「我比較膚淺。」Jack 自嘲,但是隨後又嚴肅地補充:「我要在台灣拍一部能夠入圍奧斯卡的片。」

為什麼不能?為什麼我只能在這裡?」在浪漫以外,Jack 也展露了追夢叛逆的一面。雖然沒有出國唸書,也沒有那麼多的資源,但做夢,從來都是只做大的。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入圍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第一部電影《聖人大盜》

勇於設定遠大的目標,也許跟嘉凱從小就具備世界觀有關。在新竹科學園區長大的嘉凱,身邊大人談論的話題是:「台積電怎麼變成台積電?科技巨頭如何影響世界?」除了成長環境,小時候嘉凱也讀了很多架空現實設定的科幻小說,因此他持續觀察著這個世界,並自問改變現有模樣的可能性。相對於上一代的導演關注自我的議題,Jack 特別喜歡探討人性受到集體價值壓迫後的反動和光輝。在過去、現在、未來,人們各自活在某個特定價值的規範之下,可能是儒家思想,可能是金錢,可能是時間。

Jack 的第一部電影《聖人大盜》就是在探討崇尚金錢的價值觀中,小人物抵抗歷史巨輪的故事。電影主角尹子翔作為區塊鏈的創業家,必須在資源以及初衷之間作出抉擇。這個角色有許多與嘉凱本人相似的設定,包括發行虛擬貨幣 SELF TOKEN、艱難的創業過程等。但提及電影與真實人生的「不同」,Jack 則認為兩人的性格其實有蠻大的差異。

經由演員曹晏豪的演繹,尹子翔被賦予了很多溫暖,但面臨重大決定時卻不會被感性所吞沒,Jack 本人則是平常偏理性,做決定時卻不見得能完全客觀。尹子翔是一個更成熟的英雄的人物,也是 Jack 正在成為的目標。

另一個藉由演員的詮釋而更加成功的角色,則是 Jack 最喜歡的「戴毅」。作為整個創業團隊唯一一位工程師,Jack 坦承自己一開始沒有把戴毅寫得很好,只是讓他功能性地出現,然而演員巫建和卻賦予了這個角色層次。電影中與反派徐菁接觸最多的是尹子翔,尹子翔雖然多次向徐菁伸出援手,但是戴毅的眼神卻是唯一讓 Jack 和飾演徐菁的賴雅妍感覺到「溫暖、關懷」的,也因此立體了這個角色。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聖人大盜》主角 SELF TOKEN 創業者尹子翔(左)、團隊工程師戴毅(右)。

徐嘉凱的創業起點

我25歲,沒有正式工作經驗。」2016 年 10 月,Jack 的新媒體工作室 SELF PICK 在 YouTube 頻道上傳了以這句話為標題的影片。

Jack 當然有工作,他在就讀臺藝大的廣播電視學系時就開始接案,大學畢業後創業當導演。但什麼是「正式」的工作?誰來定義「正式」?進入大型的影視製作公司,才叫做「正式」嗎?

大量的外國作品湧入,人才與資金外流,Jack 很早就深刻感受到台灣影視產業的衰落,他舉了一個淺顯易懂的例子:過去只要你參與製作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節目,就算只是個小螺絲釘,也是一種成就。現在,很多節目你連名字都不會記得。

這是一個結構面的問題,我們錯失了產業轉型的時機,與中國的微妙關係也使得資源無法流通。身處在這個產業的人,可能跟著大環境一起往下掉,也可能轉移到更多機會的地方發展,而對台灣有著深厚情感的 Jack 選擇了留下來。

「需要找出突破口。」因為清楚自己不想要成為的樣子,所以 Jack 沒有做出大多數人的選擇,而是為自己還有這個產業創造了另一個選擇。如果詢問許多創業的人,常聽到的回答大概是「沒事絕對不要創業」,Jack 也曾拍攝用自身創業故事改編的影片《最重要的一件事》,描繪了創業過程中的艱辛挑戰,包括為了人脈大量應酬、資金差點告罄而長期失眠等。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當我們詢問 Jack 他如何度過這些高壓灰暗的時期時,Jack 用兩種角度分享了他的想法。

嘉凱的晦澀哲學答案

「人生來就是為了行動,就像火總是向上燃,石頭總是像下落,人沒有行動,等於未曾存在過。」—伏爾泰

《聖人大盜》中,Jack 藉由徐菁之口說出他個人很喜歡的一則希臘神話:一個叫做薛西弗斯的人,因為受罰必須日復一日將一顆到達山頂就會落下的巨石推上山,永無止盡地循環。薛西弗斯是徒勞無功的,然而 Jack 卻有個別出心裁的詮釋:「人本來就是痛苦的、難逃一死,所以只要在死前活得有意義就好。」

對於 Jack 來說,人生的波峰與波谷是對稱的。往下沉得越多,往上彈跳的力量就越大。而作為一名創作者,痛苦是一種養分,也是必經之路。當我們越感受到痛苦,就可以期待會迎來越大的快樂與成就。而克服了越多痛苦、完成越多事情,外在能夠對我們造成的打擊就會越來越少,我們也會更了解自己。

打個比方,就像追女生的過程

不一定會開花結果、過程中不一定會開心,「但是我覺得我活得很帥。」Jack 分享,他在國高中各追求一個女生的過程中,很努力地做了各種嘗試,像是認真唸書考上新竹實驗中學、爭取擔任學生會會長等等。如同創業,找到一個目標就像開了一個外掛,無論多麽困難都會拚命克服。我們無法保證目標一定會達成,卻會擁有一個充實珍貴的過程。

嘉凱的事業:SELF Group 現階段的挑戰

從 2014 年創業至今,Jack 已經累積了一些里程碑。雖然有時仍會被市場質疑與拒絕,但面對日益壯大的團隊與業務, 他在現階段的挑戰是培育核心人才。

因為 SELF Group 的目標遠大,作為創辦人,很多時候 Jack 仍需要親力親為,出面洽談各項合作,還無法專注於做一位導演。隨著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Jack 也希望可以能培養更多同事獨當一面、擁有統合各項事務與獨立作業的能力。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SELF 團隊聖誕節交換禮物的活動。

嘉凱是位怎麼樣的老闆?

常聽 Podcast 的朋友可能知道,Jack 與夥伴 Cady 主持的 Podcast《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常居職涯類前三名,甚至還舉辦了線下的聽友會,非常受歡迎。

作為老闆,Jack 其實想不到什麼真的「不能跟老闆說的事」,他認為只要把問題放到檯面上,而非在私底下議論、加油添醋造成負面的職場文化,其實都是可以討論的。雖然不曾受僱於人,但是因為身邊的朋友都是員工的角色,所以 Jack 也能理解員工怎麼想,偶爾也會建議朋友「其實可以跟老闆說」,希望對方不要失去溝通的機會。

然而,作為商人、老闆,Jack 知道自己是一個理性冷血的人,他必須將公司的利益擺在第一,避免把私人感情帶入職場,需要釐清各種事項與情緒的優先順序。

SELF 有不少員工原本都是他的朋友,對於如何與朋友一起工作,Jack 的回答是永遠不要失去最真的自己。即便他平常很理性,但生活並非永遠都在工作,像他也會在殺青宴痛哭流涕,或是與大家一起小酌聯絡感情。只要那個「真的我」一直存在,願意一起打拚的朋友就可以一直走到最後。

老闆也有不敢跟員工說的事?

「老闆通常都很孤獨。」Jack 直接說白了,身為老闆一定要不斷推進大家前進,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被討論的就越多。

他坦白自己小時候其實是個很「鄉愿」的人,因為其他成績比不過同學,所以他會努力經營自己的人緣,以拿到「群育獎」為目標。但是開始當老闆後,他每天都會假設「有很多人在說我的壞話」。管理人本來就是一個複雜的課題,老闆得做出對公司、對員工有利的決定,卻不一定能讓每個人都滿意。

Jack 以和 Cady 一起錄製 Podcast 為例。身為導演、酒吧及區塊鏈公司老闆的 Jack 即使參與過這麼多領域,卻選擇職場作為 Podcast 主題的原因,其實是為了協助 Cady 作為 SELF TOKEN 品牌大使的工作。一開始他們嘗試過 YouTube、Instagram 但是覺得都不太適合,Jack 在評估之後,認為 Podcast 是一個可行的方式,於是直接指示 Cady 要開始為錄製做準備。

這個突如其來的新事務,必定打亂了兩人原本的工作步調。現在 Podcast 做出成績後,可能會因為有成就感和使命,開始對這個工作產生期待,一開始的情緒與現在的心情會有所不同,都是人之常情。因此,老闆在做決定時,如果沒有預設大家會表現出「不喜歡」的反應,一定會感到難過。但是如果確定這件事是正確的、該做的,那就不能因為「被罵」這件事而玻璃心、被影響。

除了不能害怕被討厭,Jack 也坦言,老闆的困難若和整個公司的營運有關,說出口可能會造成內部以及市場的負面傳言,因此大部分的時候都只能往心裡吞。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嘉凱的遠大目標

一開始我們介紹 Jack 是 SELF Group 的創辦人,在這個 Group 中,除了影視製作的 SELF PICK 以外,其實還包含了兩間酒吧 SELF Oasis、私室,以及一間區塊鏈公司 SELF TOKEN。各個事業體看似沒什麼關聯,也許你會以為 Jack 是為了賺錢或是有趣才投資這些項目,但其實它們全部都能因為「沉浸式娛樂」而串連在一起。

什麼是沉浸式娛樂?以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娛樂巨頭為例:迪士尼。我們進到電影院,或是在電視、網路上觀看迪士尼的作品,因為喜歡劇中的故事以及角色,我們會想要到迪士尼樂園遊玩,體驗身處童話故事中的氛圍。

「電影的本質就是在創造世界,有些人真的就活在電影或動畫的世界中。」

一開始 Jack 將網劇作品《Mr.Bartender》中的酒吧延伸到現實生活中,真的開了一間。後來他拍攝了電影《聖人大盜》,並為電影中的角色與故事設計遊戲,在電影上映近一年後的現在仍然持續發酵。

而區塊鏈是他作為一名商人為「沉浸式娛樂」宇宙加值的技術。在去年發行的虛擬貨幣「SELF」目前可以在知名連鎖影城以及餐廳使用,透過參與《聖人大盜》系列遊戲也能夠獲得 SELF,將線上與線下的娛樂體驗串連起來。

「創造一個宇宙,大家透過虛擬貨幣可以賺到錢,就更可以活在這個宇宙。」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聖人大盜》系列遊戲:SELFER Card

想要為產業做出改變

除了打造一個沉浸式娛樂的世界來支持導演夢以外,Jack 更希望能夠藉由他的力量,帶動整個娛樂產業。SELF 在 2014 年創業時,就訂定了一個為期 10 年的計畫,希望在 2025 年時能有一棟屬於自己的創作大樓。

Jack 以製作了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寄生上流》的 CJ Entertainment 為例。在這棟大樓中,有節目的團隊、戲劇的團隊、YouTube、電影、甚至是藝人經紀等,包含了整個娛樂產業的重要元素,並具備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會有這樣遠大的目標,並不是為了賺到盆滿缽滿的錢,「我熱愛睡覺,而且我不喜歡工作。」Jack 非常坦然地說。從學生時代開始,Jack 心中就對這個世界有很多疑問與反叛,他在自己的 Medium 中也深刻描繪了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困境。

Jack 說身邊許多創業的朋友,不乏有國外亮眼的工作經驗,卻因為熱愛這片土地所以回來,希望能為自己的家鄉盡一份心力。但是遺憾地,文中「讓我們開開心心的留在台灣,過著有尊嚴的生活」的期待在撰文後兩年的現在依然尚未實現。

衷心盼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能夠發揮潛能的工作,以 Jack 與他熱愛的導演事業來說,也就是希望大家能夠驕傲地說出「我是拍片的人」。

Who is Jack?

在《聖人大盜》中,SELF TOKEN 的財務長 Nick 相較其他主角更為務實,認為「夢想是需要妥協的」。而在 Jack 的創業過程中,他覺得自己失去最多的是「小我」。作為一名老闆,他的「大我」被無限放大,個人的需求與期待被排到清單的最後,他領的薪水其實不比員工多多少,一天工作 16 個小時也是常態。

不過同時也有點弔詭的是,他的自我又很大,因為其實他創業,就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就生活的自在度來說,創業以來他過得非常壓抑,距離期待的生活確實還有很遠的距離。平常他紓壓的方式也很兩極,可能是給予身體強烈的刺激,例如喝酒及高強度運動;或是極致的放鬆:散步兩小時與自己對話。

前面提到了 Jack 對於痛苦的看法,他也和我們分享了如何調適成就感與失落感之間的落差。他認為人生修行最終的目的是「能否坦然地面對死亡」,因為大起大落的心情其實是很耗損的,而經歷過越多事,就越能夠修飾掉高峰與低谷間的振幅。

然而,這並不代表發生的事情不重要。Jack 回想當時得知被金馬獎提名時,他興奮地衝出捷運站大叫,畢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能夠參與金馬獎一直都會是一件大事,但是他相信隨著年齡增長、閱歷增加,他的心境會越來越平和。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Jack 與《聖人大盜》的監製曾志偉

選擇你願意害怕的時候

勇敢嘗試各種可能的心態來自於他在竹科生長的環境。他說自己最害怕的其實是他在週遭人們身上看到的「中年危機」。不少工程師在 30 幾歲時毅然決然辭去條件優秀的工作、追尋自我,這還算是幸運的。大部分的人可能隨著組建家庭,失去了改變的勇氣,因此到了中年後,突然發現自己的人生十分單調,卻也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Jack 認為,人都會怕,但是如果人生的前半段過得越平順,就越容易在中年產生恐慌。與其到時再來後悔,他寧願在年輕的時候就到處闖蕩,他也會怕,但是現階段他還能夠做出機會成本相較低的選擇。

在他做的諸多嘗試中,當然有成功也有失敗的,但是比起主張「失敗為成功之母」、「克服失敗」這樣的積極心態,Jack 覺得「學會接受比定義成功與失敗更為重要」。當然,作為一個老闆、一個商人、一個企業家,Jack 還是需要去追逐世俗價值的成功,但是即便外人認為《聖人大盜》的票房不好,他仍然認為自己完成了一些里程碑:拍了一部電影、入圍了金馬獎。

「接受一個已經發生的事實。」如同 Jack 看待成就的人生觀,在 70 歲時當他得知自己被金馬獎提名,他會喝一口熱茶,緩緩地平靜說道:「正常發揮」。

聖人大盜, 電影, 創業, 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 SELF TOKEN, SELF PICK, SELF, 區塊鏈, 導演, Jack, 徐嘉凱
「夢想這件事很特別,只要你沒忘記它,並且持續的做它,有一天,它就會突然靠近你。」—《那些你不敢跟老闆說的事》第二季第 13 集

酒吧老闆、區塊鏈公司創辦人、Podcaster,在 Jack 的諸多身份背後,只是一位眼神發光、以李安為目標的小男孩。

很開心能夠邀請 Jack 跟我們剖析這麼多角色之間的連結,以及他身為八年級生對於職場以及人生的思考。回到導演這個角色本身,Jack 也興奮地跟我們分享接下來的計劃,包括與金鐘主持人 Lulu 合作的談「畫」性娛樂節目《畫說Lulu》、由曾寶儀領銜主持的深度旅遊節目、Mr.Bartender 第三季,以及非常值得期待,但是目前還不能公開的大型戲劇節目。

除此之外,SELF TOKEN 也會推動與這些節目連結的「娛樂合夥人」計畫,讓觀眾可以參與節目製作的一環,利用虛擬貨幣 SELF 投資及獲利,持續讓大家線上線下都沉浸在這些娛樂中。

對於 Jack 和 SELF Group 的計畫有興趣嗎?歡迎追蹤以下社群👇🏻

想要一起打造沉浸式宇宙嗎?來看看 SELF Group 正在徵求哪些人才吧!

更多人才的精彩分享,敬請鎖定 CakeResume 的《科技職涯》Podcast!

《科技職涯》是由 CakeResume 創立的 Podcast 廣播節目,專門邀請在科技、數位和新創領域的工作者來分享職涯趣事及觀點,每週三固定更新,目前可以在 SoundOnSpotify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上收聽,歡迎追蹤 🎧